第06:象山港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 返回新闻网 | 返回首页| 版面概览 | 版面导航| 标题导航        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腊月红

  赖赛飞 

  我们管这种红叫腊月红,浓缩为本,点睛为要,类似往雪白江米团子尖上、往纯真孩童的眉心中间点上一丢朱砂红。

  腊八节一到,准备工作全部就序。所在的小城里,不少团体或单位按例在春节前夕往居民区、村里乃至工厂、船台等送春联。其中文联这个名称里有文有联,四下里送得更见起劲。看上去,天气趋冷,腊八还有半个来月,他们脑子里的春联就像多年生花卉的新芽,批量地往外拱,等着栽种到家家户户。栽种期的长短,听口气,写到人们没有了需求为止,这样一来就要到大年三十。

  在线上征集春联、招呼人马,写得一手好书法的人一下子红了起来,开始到处赶通告。因为这种红很有季节性,又在寒冬,情绪里普遍有着错过一季等一年的饱满。看他们呼朋引友不停奔波,大有承包一地春天的自信。

  今天去单位,会议桌、走廊上晾满了春联。大多墨迹未干,整个建筑内墨香氤氲。外来的人深呼吸过一次,语气肯定:你们写春联了噢!我要两副。末了看心情奉承一下:书香门第的味道,有点意思。不知为何,前半句听上去使人想起多年以前的春节景象:日子还清贫,只有快过年了,一家之主挤到肉铺前,豪迈地说,给我来两刀!长肋条。然后,他真的提着超过一尺长的条肉摇摆而去。

  冬天的风像影子,甩它不掉。写春联的地点都是空旷场所:广场、公园、厂房前面、码头一角……处处盛产风。偶然一次,在冬闲的大棚里写,穹顶四周立着柑橘、葡萄、枇杷、火龙果……无风,手就温软,他们当场觉得集体中奖。

  写春联的人多数穿得灰头土脸,我的意思是整体衣着臃肿,颜色以碳黑、蓝黑为主,保持与墨同色系。露天用笔的手,从手背看颜色青紫,比寒风更给人冷意。

  除了这一点,四周张挂着一帘帘的春联,长桌、地面也被春联覆盖。碗大的墨字,有些肢体丰满,捉起就是一头头墨猪,极具丰年象征。它们统一落脚在龙凤呈祥撒金大红纸上,仿佛凭空生起了无数个火炉,无形的热力借助高饱和度的色彩传导出去很远。

  人们陆续过来,先巡视一遍现成的,最后踱到长桌边。这期间始终双手插在兜里,怕冷怕出一副验货者的风度。志愿者一直在运笔如风,酣畅淋漓,无暇抬头。任来者观摩、评论,单方面决定与何人何联对上眼。一个创作点五六个人,一趟要送出两百来副。我低估了露天的寒冷,一通瑟瑟后,从眼前的景象心安理得地联想起了早晨包子铺里的香暖。有现成的包子,但总有人宁可排队等待下一笼,是迷恋它的热气腾腾。

  光看春联,也能看出所在之处的地理。诗画象山仙子国、人文渔港寿星家;十分海鲜有风味、一曲渔光展风华……就算我们住在字里行间,字里行间也大海无垠,味道鲜美。奇异的是,送往渔船的春联里多有“佳木争春成翘楚、朝花浥露吐新蕾”之句。纸上一派田园风光,仿佛随春联奉上的还有一小块陆地。船上所贴更常见的是斗大的福字,写在菱形红纸上。这比写对联效率高,一点、一横折、一竖……“福”源源不断生产出来,牵引人往好的深处想。独生字,大笔饱蘸浓墨,一不小心滴了一颗墨珠在旁。正要作废,来者出手:给我吧,福多一点,好!

  这些福字被船主亲手贴上舷窗玻璃。公历年头、农历年尾,有人送福上船,好兆头,渔民们心情雀跃,满面春色。当渔船成群泊在石浦港的时候,从渔港马路走过去,好似走过十里红妆。

  还有些福字写在镶金边的红色硬纸上,自带红色中国结为穗子,方便挂进厅堂。要红火,就不止高山大海,还要由外而内。

  天冷加快了人群的流动。一副好春联,字形和内容须是形质俱美。一旦被人盯上,端着就走,像捧了贵重物品,实际上是怕沾染、怕折皱。有急性子一边走一边就手不住地用嘴吹字,当自己是生物吹风机。特别讲究的人,自己带了句子来,好比自备食材的食客,仅让厨师代为加工。印象最深的是位常客,今天穿了军绿色连帽毛呢面羽绒大衣,脚蹬白底黑面高帮旅游鞋,板寸头,肩背笔挺。我怀疑老先生从前是个军人,一旁他的邻居指出并非如此;又指认其经常在村广场的运动区拿大顶,面色才能看上去十分红润。老先生来得早,去得迟,寒风赶不走。他自备的句子一成不变:门纳春夏秋冬福,户趁东西南北潮;横披:今年更比去年好。那邻居取笑他,这属于一模一样的衬衣买了几打,你虽则日日在换,我们看来年年不换。他听了毫不动摇:你打不倒我!

  唯一于不变中求变的,是他每年留心找不同的人来写。形可不同意必同,以此维持门面的惊人架势。

  老先生临走时口头回赠志愿者两句:落花时节又逢君,有暖;飘雪时节又逢君,更暖。

  留作明年接头的暗号吧。大家回应。

  所有的春联迟早会被人相中。往年收摊之际,会有个别人骑着电动车百米冲刺过来。戴着头盔,看不清面目。这些大忙人,才说声我来迟了,就完成全场扫视。有现成的三两副,掳了就走。一声谢谢清晰可闻,等到第二声已连人带声依稀。

  今天落单的村民赶来,所在的这个点不幸已是一片白地,大家准备打包走人。这位壮年男子走出从容不迫,好一阵子才搓手站定,笑眯眯的看甲,又看乙,再看丙:我才从城里回村,打那头看过来,红火着呢,以为还有不少对子。原来这批志愿者冻出经验了,今日别出心裁地佩戴了一色的大红羊绒围巾,护着脖颈又宽又沉地垂挂到衣襟——把他们带回家就是现成的春联。

  当中一个赶紧重新打开笔墨。

  天色稍晚了,寒意相逼更甚。环望四周,一顿大寒,百草凋伏,原野大面积的苍黄。

  当所有新春联出发换下站岗了一整年的旧春联——我更愿意将它们看成花与花火,绽放在人家的门户直至海面。绵延几千年,按时冲破自然的轮回萧瑟,先于春天令世间生机勃勃。让回家的人、尚在漂泊的人,无论何季何日,一抬头,先是耀眼的腊月红,再是唠叨的祝福,总是亘古常新的信念,累积出骨子里愈加深沉坚韧的热烈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
   第03版:城区新闻
   第04版:国内国际
   第05版:绿地
   第06版:象山港
   第07版:视觉
   第08版:广告
腊月红
象山颂
我是黑土地 的种子
留在象山都挺好
象山县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拍卖出让公告
今日象山象山港06腊月红 2021-02-23 2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